工画師莲羊

有一画种,涂抹矿石、金银于纸棉之上,名曰“岩彩”

【微博】新浪@莲羊
【微信公众号】artlianyang
【ins】@lotulist
【邮箱】lotulist@188.com

【莲子羹】
QQ总群:306144736(活跃过度…慎入)
QQ三群:1902737(严格禁水、纯学术)
微信群:请先加微信号lora1128为好友,再受邀入群。 备注“岩彩”。

造龙的小女孩—访插画师莲羊

 

造龙的小女孩—访插画师莲羊

 

站酷:在搞笑漫画和日系盛行的漫画界,你的漫画显得很特立独行,能说一下你是怎么开始漫画创作的吗?

 

莲羊:和一些从事动漫的同仁不太一样,这些朋友多是很小就热爱日本动漫或是欧美动漫,从而研学了这一套绘画风格和体系,而我绘画的初始略有不同。80年代末90年代初盛行的工笔画挂历和连环画对我影响至深,形成了一套可以用“复古”来形容的绘画风格和技法,后来在川美附中学习时,才受到擅长漫画绘制的同学的影响,慢慢将连环画、工笔画、白描等传统绘画艺术与漫画融合到一起,想成现在的风格。

 

站酷:你对现在中国漫画的看法是?你觉得中国漫画未来的趋势是什么?

 

莲羊:中国漫画,处于大量生产、打通渠道、酝酿精品的阶段,简而言之,就是一个“量”的阶段,需要一些引爆点,让她升华到“质”的阶段。这些引爆点,可以是一批国际水准的作品问世,也可以是一批真正意义上的“大师”的诞生。

 

现在我们在还在不断模仿和探索,但已经从学习的阶段慢慢过渡到创新的阶段,从外包的阶段过渡到原创的阶段,各种有特色有新意的风格和题材渐渐挤进市场,在未来五年十年后,会出现大量有特色和内涵的精品动漫作品。

 

站酷:你的经历似乎都特别顺利,学画并学以致用,参赛并屡得嘉奖,出书并广受好评,你觉得自己幸运吗?中间有没有什么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往事?

 

莲羊:很幸运,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对自己所得甚多的总结。样不出众,才不过人,但每每遇到瓶颈和困难的时候,总会有人出手相助。也许是自己想要的想做的太过明确,眼前只看得见一条路,遇到岔路口的时候不会犹豫和彷徨,自然要比别人顺利很多。

 

就如身边很多同龄的朋友,到现在还是恍恍惚惚,问他想要什么,回答都是“钱”,往往,用这个作为答案的话,基本意味着想要什么自己还不清楚。不清楚自己要什么,就意味着面临每一次选择的时候就会犹豫和纠结,扰乱人生的进程。如果清楚自己要什么,每次都会用最短的时间选出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,一步步逼近自己的目标。

 

站酷:龙在传统认识中是以威严示人的“男性”角色,作为一个女性作者,你有没有感觉创作时有认同上的障碍?

 

莲羊:“阴极生阳”,一句古话。细心的人会发现,很多擅长画花鸟鳞虫的画家,往往是男性。龙虎之物,男性画家更多的会描绘他们的雄浑和力量,而女性画家,更多会融入慈爱和包容,就使得这些至刚至阳之物,有了一丝吉祥和瑞之气,

 

就如本可以暴制暴的帝王,需以柔克刚、以德服人,才能稳坐江山,千秋万代;

也如宝刀缀上红缨,点点红妆,增了瑞气,隐了杀气……

 

站酷:我们注意到你除了画画还经常给友人抄写佛经,并且练就了一笔好字,书法的爱好是后来为了创作刻意培养的吗?

 

莲羊:没有刻意,一旦刻意,就没了作品的自然之气。有段时间气盛心烦,想静心,于是朋友送来了《金刚经》;想作画,越发发现上面的题字是画龙点睛,于是由画入字,抄写李商隐和李清照的诗词,渐渐抄写佛经……一步一步,顺其自然。

 

站酷:你大学毕业后从事的不是漫画或是艺术类工作,而是作为文职人员从事文案工作,枯燥工作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应该是一种很难忍受的折磨吧?

 

莲羊:起初当然是一种折磨,就像把一直喜欢展翅飞翔的鹰关在了一米见方的笼子里。但是这样的工作,现在看来,是好处大于坏处的。灵感被束缚,那就回到美院听听讲座,和学弟妹们讨论作品;没有大把的创作时间,那就每天下班后挤出时间,每天也能画个几小时,一年下来成果也不小~更重要的是,打破捆绑在一个从事艺术绘画的人身上的“枷锁”,扩展眼界,提高社会能力,将艺术的路越走越宽,而不是越走越窄。

 

站酷:制作《寻灵》这本电子书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?中间你有哪些收获?你觉得电子出版会是漫画的一个趋势吗?

 

莲羊:说来还是要感谢“幸运”。甲乙丙三方,甲方有设计能力,但是没有内容和研发技术;乙方有研发技术,没有高端的设计水平,也没有合适的内容;丙方,啥都没有,只有作品,那就是我。于是,机缘让我们三方撞到一起,用了几个月的时间,磨合出ipad应用《寻灵》(英译Dragon Hunter)。无心插柳柳成荫,刚推出,就被苹果评为最佳用户体验评委会特别奖,成为中国区新品推荐的第一名。

 

电子出版已经是漫画发展的一大趋势,它不会替代纸质出版,但是会独当一面,逐渐挤满市场。就如我的新书《龙肆》第一部,除了在三联书店出版的纸质书外,同时在京东商城上线“原版原式电子书”,年底将集合《龙肆》前两部作品开发ipad应用程序……

 

站酷:你对佛,道,儒,易都很有兴趣并进行了大量的阅读和领悟,在你看来,中国的精神应该怎么描述?

 

莲羊:西方哲学和文学宣扬的精神往往是一个“绝对的真谛”,而我们老祖宗的厉害之处,就是让每一个阅读这些经典的人,都能领悟到不同的真谛。佛学道学,因为研学的人总结出了不同的精神和真谛,所以渐渐划分出不同的门派和类别。如《易》,有些人学到的是掐指算命,有些人学到的是处世之道。没有绝对的“精神”,没有绝对的“真谛”,因人而异,因境而转……

 

站酷:创作时的一般流程是怎么样的?你觉得其中最难的部分是?

 

莲羊:流程:国画白描底稿,扫描后用ps上色。

 

最难的部分,应该是落笔前思考的阶段,最虚无缥缈的阶段。先是天马行空,然后一点点缩小范围,收拢收拢再收拢,最后想象出落笔的东西……落笔之后就简单了,脑袋一片空白,刚才的思绪像挤地铁一样,急躁地涌到我的指端,冲出笔尖,在纸上自己挥舞起来……这时的我,只是一个观者。

 

站酷:你的作品相比其他的画家,更多是在“自由”的状态下创作的,你觉得这种状态是不是更能让你发挥出色?你曾经说永远不想成为一个专职的漫画作者,是不是也和你更喜欢这种状态有关?

 

莲羊:所谓的“自由”,即是没有给绘画强加过多的“目的”。为名或是为财,那样为画而画,作品就会被束缚,变得不“自由”。

 

首先,“不专职”不代表“不称职”。不是一个专职的漫画作者,也不是一个专职的国画作者,也不是一个专职的文职人员……正因为什么都“不是”,才能什么都是“是”。如同一个杯子,因为是空的,才可以在里面盛入水、酒或是颜料……但如果一开始就是满的,其他什么都盛不进去了。其实也就是佛家常说的“无即是有,有即是无。”

 

站酷:灵感的来源一般是什么?

 

莲羊:瞬间的感受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瞬间的感受,瞬间的思维,诱发一系列的思考,从虚到实,从无到有,从想象到落笔成画。

 

站酷:在你心中一个优秀的作品应该有哪些特征?

 

莲羊:“由心而发”的作品,而非“为画而画”的作品,都应该称得上好作品,技法之类都是次要的。

 

站酷:祝贺新作《龙肆》获得了巴塞罗那国际动漫节的评委会特别奖,能介绍一下这本新书吗?

 

莲羊:先说一下新书的初衷。我和我的团队,一直想做既中国内涵,同时受到市场欢迎的作品。

 

受到《哈利·波特》的启发,这部作品的成功,不光成就了罗林,更促就了英国文化的世界传播。《哈》没有教授大家什么是“魔法文化”,也没有教授大家什么是“英国文化”,但是看完罗林作品的人们,都潜移默化地学习到了浓厚的英国文化。于是,我们想创作一部大型故事绘本,将那些有趣而被大家渐渐遗忘的中国文化和元素融入其中,不是刻板地教授大家什么是“中国文化”,而是用这本书作为一把钥匙,让大家自己开启那个被我们遗忘的大门。

 

《龙肆》是我的第三部作品,第一部是画集,没有故事,只有优美的画面;第二本是应用程序,简单的故事,串联了几十张插画作品。这两本的优点就是画面优美,充分展示了作品在绘画方面的特长,缺点是只有画,没有故事,或者故事太简单。

 

“故事为王”这个提法,虽然优点武断,但是它有它的道理。大众往往是先被一个精彩的故事打动,从而带动故事相关的绘画作品、影视作品、周边作品的市场。动漫,是商品,文化商品,不是纯艺术,和国画油画的发展套路有很大的区别。动漫中可以有一部分上升为艺术品,但是大多数,是服务大众的文化消费品。所以,吸引读者和观众的,不光需要漂亮的画面,扎实的技法,更需要的是一个能引起大家共鸣的故事。

 

有了这个的思想,从2010年暑期开始,一批好龙之人降临到我身边,有的擅长编剧,有的擅长撰文,有的擅长市场运营,有的擅长宣传推广……我们是好龙之人,我们也是“龙”,我们身边有着无数具有“龙的精神的人”,针对这样的人群,我们创作了这本书——《龙肆》。

 

站酷:这次欧洲之旅走访了很多知名的城市和一流动漫企业,你的感想是?

 

感想很直接,虽然有点悲观,但是很现实,那就是“中国现在还不具备搞艺术的环境”。达利、高迪的怪诞想法,中国有人会支持么?即便支持了,实现了,没几天又被拆迁了……记得大学时候,有同学到街上搞行为艺术,然后被城管带走了……

 

所以,想搞艺术的同学们,还要坚持些时日,如需五年也许十年……应该不会是一万年。

 

好的感想也是有的,那就是我们中国的现代化进程,大大超越了欧洲的某些城市,这点我们还是值得骄傲的。

 

站酷:你对站酷的绘画同好们有什么话说?

 

画自己想画的,让别人说去吧!

 

站酷:从你的经历,你觉得进步最快的方式是什么?

 

跨出固有行业圈子,不要画地为牢。这样能最快的看到自己和这个行业的缺点和劣势,才能让自己不断完善和强大。

 

最怕的就是在一个圈子里越待越久,没有拓展和学习,越来越局限,不愿意改变,不愿意接受新事物。我们都有过嫌弃某些作品或作者“迂腐守旧”的经历,如果我们自己不走出这个无形圈子,也会被后备这样“嫌弃”的。

 

 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6 )
  1. 铜钱铃铛(爬爬)工画師莲羊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工画師莲羊 | Powered by LOFTER